兖州财经网

当前位置:

美院到底教了甚么审美是什么

2019/11/09 来源:兖州财经网

导读

现在各行各业都有着剧烈的竞争,人才辈出,可是大部分人都缺失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审美”,就像赵老师说的“什么就是生产力”,我们有多少次对自己的

现在各行各业都有着剧烈的竞争,人才辈出,可是大部分人都缺失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审美”,就像赵老师说的“什么就是生产力”,我们有多少次对自己的发型师失望,有多少次对产品的包装设计失望,等等,这些不都是我们的发型师,设计师,在审美上的缺失。

梨花小编最近读到美院一名老师(刘治)的自述文章,他在反思的问题,也许就是我们大多数人需要反思的问题,”该不该提高审美,怎样提高?“

去年应邀到一个朋友开的游戏公司去讲造型课。讲到人像时,需要我给大家画一个范画。我的朋友环视一周,说:“就你吧!你给刘老师当模特。”

“我?”一个210出头的女孩1脸错愕,那双像受惊的小鹿一样的眼睛带着一丝委屈。

我说:“不用了,我画一个默写的素描头像吧,这样让大家都能看到。”画完头像,我又即兴用蜡笔和墨水画了几个西藏小喇嘛。

美院到底教了甚么审美是什么

上完课,朋友带我去了一家饭馆,一来是感谢我,二来是叙叙旧,聊聊天。

“你们公司是否是有性别歧视啊?怎样就单单挑个小姑娘做模特啊?”我想起了那双像受惊的小鹿的眼睛。

“这你可冤枉我喽!由于她是科班出身,我觉得她不用上你的课,所以我就让她给你当个模特。”朋友说。

“哦?那你干吗请我上课啊?这不是有现成的人选吗?”我问。

“唉,别提了。我真是去她们学校看了毕业展,而且我也看过她平时画的石膏像和人体,我觉得她基本功挺扎实,所以我才招聘的她。可是谁知道,我第一天让她画个精灵,她死活画不出来,我又让她画了个龙,她说没见过,不会画。不瞒你说,我们公司是有存档权的,招聘她就意味着她拿到了留京名额,有了北京的户口。你说现在的美院学生怎么这么差啊!”我那个朋友也是一肚子苦水。

“那你们公司其他人呢?难道比她画得好?”我问道。

“你还别说,我们公司的两个小伙子还真就比她画得好,一个是学理工科的,一个是中专毕业的,但是他们挺爱画的,挺有想象力,手头也快,缺的就是基本功。还有,她现在工作常常有消极情绪,而且老说术业有专攻,我说:‘要是他人说这句话还有情可原,你一个美术学院毕业的好意思吗?那人家理工科的人家怎么就画得比你好呢?’看来这学院和学院还真不一样!还是你们中央美术学院的能力强啊!我这次叫你来,也是让她看看,是术业有专攻,还是她能力差!”这个朋友越说越气。

“其实她说的也没错!的确是术业有专攻。就算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大部分也画不出来。”我夹了口菜说,接着说:“我的一个学生就是中央美术学院的毕业生,我给他介绍了一个活,结果他跟我说,他画不了,由于他不会画云彩。呵呵。”

“可能是现在的学生比以前的差吧!你看你今天画的,你再看看她画的!还是你们那个时期的美院学生能力强啊!”说着,朋友拿着手机给我看。

我翻了几张,石膏像的确画的非常到位,人体画的也很扎实,但是一画游戏中的人物简直判若两人,粗糙,笨拙,毫无感觉可言。

“如果是中央美术学院的绝大多数学生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即便是之前的所谓的老美院的学生。”我放下手机说。

“这你可说的不对!你今天不就能画出来吗?再说了,记得我们小时候,不都看过尤劲东先生画的连环画《人到中年》,何多苓先生的《雪雁》

美院到底教了甚么审美是什么

人到中年 尤劲东

美院到底教了甚么审美是什么

雪雁 何多苓

我也问过美院的老先生,他们也说现在的招生制度造成了生源质量大幅着落,很多不爱画画,学习成绩差的学生被招入美院。由于扩招使得现在的大学是普及教育而不是像他们当年的那种精英教育。依照老先生的说法就是现在是‘萝卜多了不洗泥’。而且现在的学生远没有他们那个时期用功,基本功太差……”朋友说。

“他们这是胡诌八扯!这些学生难道不是他们招的吗?考卷不是他们判的吗?如果说到基本功的话,这个小姑娘比他们画的好的多得多!他们只不过是利用美院教授这个光环来掩盖自己!你不信让他们去画,他们可能还不如这个小姑娘呢!凭什么把这个锅甩给年轻人!他们什么时候教过学生写生以外的东西?”我的声音也是愈来愈高。

“来来来,吃菜。今天我们不聊工作,尝尝这家的羊肉。”朋友看我有些激动,给我递过来一块羊排。

“我现在减肥呢,晚上不能多吃。”我推开羊排,接着说:“我当年上美院的时候,有个比我们大很多的学长找了个报社的工作,就是画那种4联漫画,像叶浅予画的那种。

就是这么简单,他也画不出来。其实这种现象很普遍。我们那时候很多人连画一个树枝都不敢改动,还有个画大卫挺好的,叫甚么青来着,他的大卫是美院仅次于喻红的,被我们系收藏了,说是镇系之宝,可是他根本就没有一丁点想象力和创造能力。后来去办培训班去了。

而且现在的学生要比之前的学生更加努力,学的也更多。由于现在的学生普遍压力比较大,这是不争的事实。最少他们的作品要比老先生画的好。美院有句谚语:‘研究生不如本科生,本科生不如附中生,画的最差是老先生。’”

“哈哈!有意思!那为什么何多苓,尤劲东他们画的那么好呢?”朋友笑着说。

“尤劲东和何多苓他们都是上山下乡那批人,他们在生活中积累了很多自己的艺术观和方法。相当于你那个爱画画的理工科和中专生的状态。他们的能力不是美院造就的,就像陈丹青口才和文笔都不错,这肯定不是在美院学的啊,我的默写能力也是来自于考学前在职高那段时间喜欢画动漫,加上后来一直从事艺术创作,所以我的这类能力也不是来自于学院教育,更不是来自于老美院。那只不过是那些美院老师和老美院毕业生的一种自我标榜而已。其实,现在的学生比起他们那一代也有本身的优势,比如我就认识几个学造型的学生,人家玩3D和pS就挺利害的,这些学生就是这个时代的何多苓尤劲东。”我说。

“还是说说这个女生吧,我发现她还有个毛病——就是画的怎样看怎样土,造型难看,她好像不会把人往好看里画。怎样美院出来的学生一点审美也没有啊!”朋友很疑惑地问。

“说到底还是教材落后,考试方法老套,训练手段僵化,教学理念跟不上时期的发展,不重视培养人文素养。”我说。

“怎样讲?”朋友问。

“你看啊,我们那个时期考美院都去火车站画民工吧?每天练的就是工农兵,现在的模特基本上也是这类形象。美院有个课程叫下乡写生,还是去农村吧?每天画这些你说他们怎样能不土呢?尤其是我去山西办展览,,太原,忻州,临汾,运城等等大学都转遍了,那里的学生基本上画的都是黄土高坡高粱地,老农民矿工,还有画八路军的。就像这些

你说,这哪像个90后画的东西?当时我就问:‘你一个小姑娘,穿的挺时尚的怎样画的像老头子呢?’她说她不敢画自己的东西,怕被老师骂,以后考研还是国考都受影响。你说这能怪人家孩子吗?”我说。朋友被我逗得直笑。

“其次,美院教的是学院写实。所谓学院写实训练说白了就是把人训练成照相机,什么近实远虚,近大远小,比例准确,都是照相机的原理,根本没有从感觉和想法出发,没有审美意识,或说审美意识很落后,跟不上时期的发展。今天的工农兵早已不是之前的样子了,可是他们非得刻意地去下乡寻觅。如果这个地区的农村发展了,他们还不愿意。可是现在手机照相都已很普及了,像板绘和3D也有很多人能掌握了,他们就几乎没有优势可言了。尤其是你这个游戏公司,要求的是时尚的造型,乃至是未来的,科幻的感觉,他们的审美和画风就会和你的要求构成一个强烈的反差和比较。画风的构成不是一天两天能改的,它已深入骨髓,构成肌肉记忆了,所以很多学生在创作时必须把自己所学扔掉,重新找一种手法。所以你看,现在的国外的艺术学院就不是太重视基本功,而是注重想法了。想法其实就是人文素养的击中体现。包括了想象力和创造力。”我接着说。

“还真是这样。”朋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第三呢,就是美院的学生自己也沉醉在美院的光环当中,他们心高气傲,孤芳自赏。我敢打赌,美院大部分的学生对什么网红啊,甚么直播啊是不感冒的,是嗤之以鼻的。他们常常对自己的专业或事业有着一种匠人的骄傲,蜜汁自信。其实这构成了一种自我封闭,对当下发生的事不关心。其实他们错过了社会中,生活中一些很精彩和真实生动的东西。”说到这,我又想起了那个女孩想小鹿一样无助的眼神,不由有些同命相怜。

“唉~其实包括我,我也是最后一批用电脑的人,我也是最后一批用智能手机的人,我也是一直不关注直播和自媒体的人,从这个角度讲,我也是一个文化的后知后觉者。”我说。

“没错!你也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是玩摇滚的,那时候多先锋啊!觉得自己特有思想,可现在回过头看看,很浮浅,也很幼稚。有一次我看电视,当年的那个摇滚教父已赫然变成油腻大叔了,还是当年那几句车轱辘话,觉得特没劲。人不能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啊!”朋友也是感慨良多。

“真的,我们不能守在自己那1亩三分地里,记得我2005年才学会的上网,在天涯社区看到了一个波兰大师,叫贝克辛斯基。

还有在百度贴吧里知道了H.R.Giger.

当时就被震惊了。不管想象力还是画面的冲击力都深深地震动了我。后来我也和一些艺术家还有评论家聊过,他们都不知道这两个大神的存在。我就在想,所谓的艺术家也好,还是学院专家他们还在自己的梦里不愿醒来。他们批评年轻人不遗余力,可是这个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最最少是属于那些心态年轻的人。就像贝克辛斯基和H.R.Giger,还有那个时尚界的老佛爷卡尔·拉格斐。

他们可都是20后,30后啊!人可怕的不是他的年龄大,而是他的心态老了。”

“这三位都是大名鼎鼎,你们那些人怎样可能不知道呢?”朋友由因此游戏公司的老板,自然对这些是耳熟能详。

“你不信问问那些专家和大师就知道了。人无知其实不可怕,比无知可怕的是那份狂妄。随着时期的发展,我估计‘专家’和‘大师’这两个字眼早晚会淹没在历史的滚滚洪流当中。”我说。

“那你说,美院就没有一点好吗?”朋友问。

“也不能说没有一点好,美院最最少手头工夫是够了,在长时间的训练中,他们积累了很多的视觉经验,也见过很多好东西。他们的思维有些时候可能一时不为人所理解,但是常常会出乎你的意料。尤其是他们在造型的节奏感上是你那个理工科和中专生所不能比的,这类画面上的修养不是靠电脑和照相机可以替换的。”我说。

“比如就像这位小姑娘,你说我应当怎样培养她呢?”朋友又问。

“难得你还会培养员工,现在像你这样的老板不多了!我觉得你适当也应当鼓励鼓励她,别老整天给她那末大的压力。让她爱上游戏这类文化,兴趣是第一老师。她从一开始的心高气傲到现在这类落差,我知道她心里肯定非常难受,特别女孩子,自尊心强,美院的女生又都有点小个性。而且之前肯定不怎么打游戏,接触的少。一旦上轨了,她肯定会很优秀的。没事儿你可以介绍一下CG行业的翘楚。总会有她喜欢的,一旦上手了,我知道美院的学生总有一种创造独特风格的情怀和欲望,我想她肯定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那种。”我又想起她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睛,不由得有些惭愧。今天,我有意无意地砸了她的场子。希望她能豁达地面对生活的小挫折吧。

“行嘞,那我好好带带她。借你吉言!”朋友很真诚地跟我碰了碰杯。

我说:“其实我今天和你聊得很畅快,又减了肥,一举两得。”

“今天菜没怎样动,光听你说了,都凉了。你是光干活,不吃饭啊!”朋友笑道。

“那就打包给那个小姑娘吃吧,哎!弄艺术的孩子不容易啊!”我长叹一声。

后来,我听说那个小姑娘离开了这个单位。不管怎样,我都祝愿她,希望所有弄艺术的人,能够被这个世界温顺的对待。

文/网络、梨花小编

图/网络

编/梨花小编

.

END

.

审美就是生产力

以下图片为零基础梨花公社赵丽华学员作品:

东书房零基础梨花公社学员作品展:

https://m.icjsq.com/wapH5/promotions/index.html?id=1815&isShare=1&vid=-99&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和赵丽华老师学画加微信

zhaolihua39

标注学画二字

西地那非作用

伟哥副作用

伟哥中文网

女用伟哥多少钱

标签